• <li id="rfnce"></li>
  • <div id="rfnce"><tr id="rfnce"></tr></div>
  • <dl id="rfnce"><menu id="rfnce"><thead id="rfnce"></thead></menu></dl>
    <sup id="rfnce"><menu id="rfnce"></menu></sup>
  • 中文版  | English   |
    新聞中心
     
    聯系方式
     
     


    ■稀土銷售
    電話:0533-7501300 7162591
    傳真:0533-7501303

    ■P507銷售
    電話:0533-7507597 7162591
    傳真:0533-7501303

    ■ 拋光粉銷售
    電話:0533-7501787 7162591
    傳真:0533-7502717

    ■辦公室
    電話:0533-7180748
   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網址:www.89821231.com
    郵編:255400
    地址: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南王開發區加華路11號


       
    給稀土一個合適的定位和價位(經濟參考報)
    發布時間:2009-7-18

    (作者:白冰 柳方秀)

    當稀土行情又一次滑入低谷之際,稀土行業反思的聲音也再一次響起。保護資源、限制出口、收儲制度、產業集中等建議在不同場合被專家、學者們提及。近日筆者在部分稀土企業調研中了解到,來自稀土生產企業的新聲音越來越強烈——給稀土一個合適定位和合理價位。

    傳統定位面臨現實挑戰

    張忠是內蒙古包鋼稀土(集團)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簡稱包鋼稀土)的總經理,近年來他一直堅持著這樣的觀點:不能把17種元素一概視為戰略資源。兩年前,筆者在一家稀土金屬生產企業采訪時,企業老總也曾這樣坦言相告。顯然,這一說法在北方稀土生產企業中由來已久。

    由于稀缺性,中國稀土的戰略資源身份與生俱來。據1998年美國礦務部的調查,累計探明的中國稀土工業儲量約占全球80%左右。上世紀80年代初,我國中學教科書赫然寫明“稀土之鄉”白云鄂博的稀土儲量占全國的98%。

    戰略用途是稀土戰略資源地位的另一個依據。稀土在高科技領域有著無可替代的作用,在航天、軍事以及新材料合成方面不可或缺。據稱當今世界每出現4種新技術,其一必與稀土有關,因此美國、日本等發達國家都將它作為戰略元素。

    然而,隨著對稀土認識的加深以及稀土應用的普及,一些說法在悄悄變化。2005年的美國礦務部數據表明,中國稀土工業儲量已經下降到全球的58%。白云鄂博稀土在全國的儲量比例也變為82%。這種變化,除去資源消耗,最主要原因是稀土礦藏的陸續發現。澳大利亞的韋爾德山、俄羅斯的托姆托爾、加拿大的圣霍諾雷、越南的茂塞陸續探明蘊藏稀土,中國的22個省、市、自治區都發現了稀土礦。

    稀土應用民用趨向也日益明朗。據2007年國家稀土辦的統計,我國稀土應用大約90%以上為民用,用于國防和尖端技術領域的僅為5%左右。國際上也大抵如此。如釹被大量加工成磁性材料,制作驅動馬達、核磁共振儀原件、渦輪發電機磁鐵,鈰被用作優質拋光材料,用于玻殼拋光,銪作為發光材料主要用于顯示屏涂層,而鑭則被認為是新能源用儲氫材料的主要成分。

    據此,一些稀土企業界人士認為,再將稀土元素籠統地定位于戰略資源有失偏頗。之所以持有這種觀點,源于一個擔憂:不加區分地將稀土視為戰略資源,將影響中國稀土行業的長遠發展。

    不分輕重一概而論

    我國稀土分布北輕南重。其中,輕稀土存量大,應用廣,重稀土資源稀缺,應用獨特。但是由于不分輕重一律視為戰略資源,國家對稀土實施指令性計劃生產。這種限制,對于已經形成產業鏈,應用主要面向民用的輕稀土生產企業壓力較大。

    包鋼稀土是我國最大的稀土生產企業,它的礦產品是北方稀土企業的原料。即使這樣,包鋼稀土每年只有10萬噸精礦(折合氧化物)的生產計劃——因為源頭受限,企業分散、生產規模小,生產成本無法降低,整個產業鏈的利潤被削弱,稀土并沒有帶來想象中的財富。然而,這一做法,卻給彌足珍貴的中重稀土流失打開了方便之門。

    江西、廣東、福建、湖南、廣西等地蘊藏著我國特有的離子型稀土礦,富含釔、鏑、鋱等具有特殊用途的中重稀土。這些元素總量極少,我國僅能開采30年。由于不區分元素,計劃定額等于給珍貴的中重稀土開采生產頒發了“準生證”。離子礦開采分離相對容易,國家的限采、限產不能得到很好的執行。長期以來,偷挖盜采,惡性競爭屢禁不止,本應當作國寶的中重稀土元屬被低價傾銷。中重稀土生產還帶來了市場容量問題。由于稀土元素具有共生性,為獲取某種中重稀土,一些輕稀土會伴隨產出。如此一來,輕稀土的市場空間相對變小。市場存量大,輕稀土只有貶值。

    最令人心痛的是“一概而論”還造成了巨大的隱性浪費:北方稀土礦源集中在白云鄂博,隨鐵開采。但是因為受計劃限制,每年有2/3完成開采、運輸、破碎等工序的稀土礦物不能分選,被直接排入尾礦壩。這些稀土在二次利用時會形成新成本、新污染,同時為看守這些“半成品”,企業每年要投入巨大的人力、物力。

    讓稀土價格回歸本源

    稀土行業遭遇到一個悖論:一方面是規模企業無“土”可用,一方面是原料閑置高價排放;一方面是政策要求奇貨可居,一方面市場失控廉價流失。這令一些稀土企業開始反思稀土戰略資源的定位,他們提出細分17種稀土元素、給每一種稀土元素恰當定位。要求將存量稀少、用途獨特、優勢無可替代的中重稀土作為戰略資源加以保護。而對于那些存量多、應用普及的鑭、鈰、鐠、釹等則讓它們走下“神壇”,降低生產成本,加大開發應用。

    張忠說,在戰略資源問題上,社會不應該拘泥于40多年前對稀土認識不足時做的判斷,而應該與時俱進,有所為,有所不為。這樣才能既保護資源,又應用資源,既保持了中國稀土的資源優勢,又放開了稀土行業的發展空間。

    然而,在國內,幾乎人人視稀土為黃金。“稀土”賣成“黃土”價一直為社會所詬病。中國稀土究竟是當“黃土”還是當“黃金”?一些具有規模優勢、配套齊全、流程穩定的稀土企業的想法是,有的要當黃金賣,有的要當黃土賣。

    企業不愿高價出售自己的產品看似不合情理,但其中卻有著深刻的現實原因。原因一:擔心高價誘導企業盲目繁殖,引發惡性競爭,危害稀土市場;原因二:高價稀土會抑制應用。稀土行業的發展前景取決于稀土應用,而稀土應用某種程度上又取決于稀土的價廉。

    其實,顧忌高價,稀土企業還有一個不愿意說出原因。這幾年,由于我國對稀土出口嚴格控制,一些國家開始打其他主意:日本在尋求稀土替代材料,美國打算重新開自己的稀土礦山,而越南、馬來西亞等國家盤算出口稀土產品。這一切都給國內稀土企業帶來心理壓力,他們擔心一旦喪失價格優勢,國際市場需求減少,那么剛剛發展起來的中國稀土行業將會遭受重挫。

    基于這些考慮,一些稀土企業(主要是北方稀土企業)發出了細分元素合理定價的呼聲,希望借助價格機制遏制投機企業,淘汰劣質企業,保護市場平穩。張忠認為,在與國際經濟接軌的大背景下,不顧價值規律抬高或打壓商品價格都是不現實的。只有稀土價格回歸本源,趨向理性,市場才能避免大起大落,而這樣的市場環境才能支持企業良性發展。

     


  • 上一條新聞: 沒有了

  • 下一條新聞: 沒有了
  • 返回上級新聞
  •  

    打印本頁 || 關閉窗口

     

     
       
     

    公司地址: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南王開發區加華路11號     郵編:255400
    電話:0533-7180748    傳真:0533-7180748 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版權所有:淄博包鋼靈芝稀土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  魯ICP備05010218號  技術支持:億晨科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
  • <li id="rfnce"></li>
  • <div id="rfnce"><tr id="rfnce"></tr></div>
  • <dl id="rfnce"><menu id="rfnce"><thead id="rfnce"></thead></menu></dl>
    <sup id="rfnce"><menu id="rfnce"></menu></sup>
  • <li id="rfnce"></li>
  • <div id="rfnce"><tr id="rfnce"></tr></div>
  • <dl id="rfnce"><menu id="rfnce"><thead id="rfnce"></thead></menu></dl>
    <sup id="rfnce"><menu id="rfnce"></menu></sup>